关中怪谈之皮影

皮影戏发源于我们关中,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在这一带和周边地区流行。皮影和当地戏曲联系起来表演,一般是一个白幕,白幕后面有灯光,将皮影人偶放置在幕后,由皮影艺人用木棍操纵表演和演唱,灯光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息血

郑雨原本说要我们陪她去一个很奇特的地方探险的,无奈在我家乡耽误太久,快到开学的时候,我们尚没有忙完一些杂务。等到过了七月半,郑雨也眼看开学,无奈之下,那场探险只好延后了。我们驱车将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幽伶

幽伶者,戏子之冤魂也。每年一度的“七月半”就要来了,各村已经陆续搭建好了戏台。七月半唱大戏是关中地区农村的一件大事,也是传统。每年只要七月半快到的时候,各个村子就铆足了劲从全省各地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墨齿

说实话,我很讨厌上医院,因为小时候体质弱,隔三差五地就被爸爸或者妈妈带着来医院。要么打针,要么吃药,总得摊上一样儿,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儿:吃药苦,打针疼。对于一个小孩儿来说,快乐的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衣咒

这个故事是郑雨遇到的,她当时正在一家裁缝店做旗袍,准备参加一个学校的活动,店里的裁缝手艺很好,双方在聊天的过程中,裁缝告诉了她这个祖上传下来的故事:这种裁缝铺在如今的西安已经很少见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腊首

有四童之某弃宅,宅中堂上有人首腊之,面目含笑,而皮肉萎,须发如生。童等燃烛焚其发,面目乃怒,且略闻咒怨之声,四童遂惧,乃散逃归家,翌日,四童毛发尽脱矣!——任氏家言。这段文字记载是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蝶妖

我的家乡有一个传说:有一种很美丽的蝴蝶,它的翅膀有着无与伦比的颜色,这种蝴蝶是不能碰的,一旦碰了,你将会遭遇你所能想象的最恐怖的事情。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义刀

自从五叔重新开始帮人解决悬疑的事情之后,他的人气有一次高涨起来,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十年的风暴,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五叔终于又开始了这个老营生。五叔原本冷清的院落又渐渐热闹起来,几乎每天...
阅读全文

关中怪谈之浮生

我和五叔赶到西河村这个颇为气派的小洋楼的院子里的时候,这里已经围了一群人。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。这群人中间有一对中年夫妇,与其他村民不同的是,这对夫妇衣着光鲜,在这群“泥腿子”中间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