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香在心头萦绕

春香在心头萦绕:春天有多少香味?谁也说不清。花草树木,行云流水,天地万物,都沐浴在春天的清香里。置身春天,探寻的目光是香的,思念的味道是香的,就连蜂涌的想象也裹着芳香,在身心周边辗...
阅读全文

“蔬菜皇后”

“蔬菜皇后”:地瓜就是家乡一普通农作物,也是老百姓餐桌上常见的食品。地瓜可以煮、烤,或晒成干或磨成面吃。地瓜叶、秧拌上玉米面蒸着吃,或做成菜吃,是当年乡间一道佳肴,别有一番滋味。 ...
阅读全文

贫贱萝卜

贫贱萝卜:萝卜再贱不过,无论多瘦的地,随便撒一把种子,无须费劲侍候,就等着去拔那些大大小小的萝卜头吧。因为贱,而且多,乡下就常拿来喂猪喂鸡。不过,俗话说得好,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,我...
阅读全文

时光中绽放的花儿

时光中绽放的花儿:春分过后,南方便逐渐进入小麦开花抽穗期。你可知道,小麦的开花时间是世上最短花期呢。 也许昙花一现太过经典。所以,人们可能会认为昙花是开花时间最短的花,可偏偏麦花却...
阅读全文

见信如面

见信如面:晚来欲雪,独坐窗前。 多年前,曾经有无数个这样的黄昏。我一时恍惚,只是只是,分明缺少了什么。轻蹙眉尖,冥想。 哦,这样一个黄昏,少了一封书信,一封来自远方的书信,捧读一封...
阅读全文

腌菜记

腌菜记:过去家里穷,每到秋天,总要腌制几大坛咸菜过冬。品种基本就是白菜、芥菜、雪里蕻。母亲在时,腌菜全是她的事。母亲走后,弟妹还小,这腌菜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我这个当时十几岁的老大头上...
阅读全文

又是一年清明到

又是一年清明到:又是一年芳草绿,又是一年清明到。清明,这个千年的节日,寄托着多少后人对先祖的思念,这思念像泰山一样千古不移,像大海一样万里无疆。 物在人亡,过往烟消云散;物死又生,...
阅读全文

故乡的南苇地

故乡的南苇地:在我的故乡村南,有一块绿似小海的苇地,人们习惯称它为南苇地。苇地呈东西走向,东西长,南北宽,大约有三亩多地。苇地的东边是一条通往村中的土马路,北高南低,大概有二十左右...
阅读全文

乡间寒季

乡间寒季:恍然觉得很久都没有了乡间的冬的消息。 如今的冬,棱角越来越模糊,北方冬季的苦寒渐渐瓦解在那燥热难耐的暖气管道中了。羽绒服的轻盈妖娆、集中供暖的惬意隔绝的是冬季原始的粗犷。...
阅读全文

梨花风起正清明

梨花风起正清明:在那些酷寒的日子里,如果下点儿雪,倒觉得严寒会退去几分;那种温暖的感觉,是从雪上来的。岑参说: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说的是雪,可我在那些慵懒的冬夜,总喜欢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