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薯相伴那年月

红薯相伴那年月:近晚,一锅热气腾腾的红薯出锅了,随即招呼左邻右舍都来品尝这新鲜红薯。7月的一场特大洪灾把家家户户的红薯一冲而净。好在老天眷顾我,三百多棵红薯还给剩下五十来棵,刨回了...
阅读全文

城市里的蛙声

城市里的蛙声:雨在蝉鸣结束之后的夜晚降临。没有蝉鸣的夜,多了些许静谧和清凉。 灯光给雨丝涂上色彩,色彩缤纷的雨,把平淡无奇的夜晚装饰得神神秘秘。 隔着窗户听雨,我听到了庄稼伸展腰肢...
阅读全文

油糍粑灯盏

油糍粑灯盏:这名字有点古怪。 小时候母亲告诉我这个器物的名字,我心里就一愣一愣的。几十年过去了,每每琢磨这个名称,还是一愣一愣的。油糍粑,是我家乡一种用米浆油炸的美食,圆圆的,薄薄...
阅读全文

谷花鱼香

谷花鱼香:春里棠梨花,夏秋谷花鱼。稻田泛黄、谷穗飘香的季节,正是谷花鱼上桌的时节。谷花鱼其实就是鲤鱼和鲫鱼,由于生长在水田中,以稻花为食而得名。 家乡地处云贵高原,小坝子水土肥美,...
阅读全文

夏天随想

夏天随想:夏天热着,草里蚂蚱都不想蹦高。树叶和草蔫蔫拉拉,就像贪睡的孩子,强挺着身子,一个瞌睡一个瞌睡地打。 我的屋子里,一台风扇,头摆来摆去,转得颇我行我素。不轻易害热的我,也把...
阅读全文

枯枝上的红果子

枯枝上的红果子:枝干已经全部枯萎,前后左右都是绿葱葱的豆角、毛豆,即将收割的稻田,稻田散发稻香,幽远于心际。空中气压很低,有点闷热,典型的夏天暴雨即将来临前的闷热,江南丘陵上,青山...
阅读全文

母亲看雪

母亲看雪:母亲是个有点浪漫情调的人,虽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却和大多数的农村妇女不太一样。闲暇时,母亲喜欢捧一本书,细细品读。 小时候,常听母亲说,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看一回雪。...
阅读全文

瓜果飘香

瓜果飘香:七月流火,瓜香流蜜。每逢这个时节,家乡莱芜市大街小巷各种瓜车便多起来。闻着飘来的缕缕瓜香,我仿佛又回到30多年前 记得那时候我正在上初中,双休日都要帮家里干点农活。白天跟...
阅读全文

柚子熟了

柚子熟了:它来到我的院子三年了。 记得那是冬天,堂弟把它从数百里外的大山里送来。到这里的时候,已是伤痕累累。我赶紧在院子的坪里挖下一个坑,让它在这里安营扎寨,落土生根。我担心活不了...
阅读全文

三月荠菜鲜

三月荠菜鲜:农历三月三,荠菜当灵丹。 早春,风过田野。灰头土脸的荠菜像被风喊醒,把头一齐仰起,齐整整答声哎。然后一阵忙乎,小家碧玉急着出门走亲戚似的,这里抻抻,那里拽拽,将绿色镂空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