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之脆

昔日之脆:夜雨扑街,港式男声从 光滑的人行道边缘溢出,从 夏季墨绿色的常青叶中 溢出,从她慢行而过的 脚步中溢出,从那些被她踏断的 往事新尘、那柄被遗忘在杂货铺门口的 棕榈团扇、那...
阅读全文

想你

想你:想你,想听你说说春天, 开花粉色的,红色的,蓝色的,白色的。 我从中年醒来,亦步亦趋, 街道是直的我的听觉也没有打弯的意思。 新区很新,整齐的模样硌得人心疼。 我想你,也想得...
阅读全文

金银花

金银花:似漂泊者,大江南北天涯海角 都有它们的身影 三月是一张车票,怀抱春风 洁白的念头铺满走过的路 不在意含金带银的名字 暴露草根的出身和念想 抽出肋骨里的花蕊,喂养蝴蝶 一根藤...
阅读全文

蒙面回首

蒙面回首:迁居异地已经快有两年 两年前的现在 正是在刀尖上打滚的时候 忐忑不安地等待命运的变迁 如我所愿 命运真得改变 一年的摸爬滚打 不着边际地匍匐 一边前进一边后退 过去的果实...
阅读全文

如果你能停下来

如果你能停下来:如果你能停下来 你会通过一根草的背面 看到一条河流的波涛、川流不息的鱼群 以及两岸随风摇摆的芦苇 和鸟鸣 如果你能停下来 你会通过一根草的正面 看到干枯的河床、随水...
阅读全文

从未停止

从未停止:紧闭嘴唇, 还是看清了双重故乡在岁月的高处悬挂着的良知。 风吹故乡,树叶和月光一起翩翩起舞, 爱的名字赤裸裸地, 站在黑白之间,是非之间。 是一堵概念的墙挡住了一棵核桃树...
阅读全文

你在,是上天的安排

你在,是上天的安排:一 从这个角度看出去 蓝天飘着几朵浮云 天空变幻的大戏在不停上演 你习惯了看好戏 可如今在自己的舞台上 你成为命运摆布的一个道具 二 如果这里不是病房 你也许会...
阅读全文

坐公交车

坐公交车:韭菜味,酱香包子味,烤肠味, 汗味,香水味 咳嗽声,擤鼻涕声, 哼唱声,鼾声, 婴儿的哭声,女人的笑声 一条鱼跳进了罐头, 一棵树被几棵树挤来挤去, 几个人的眼睛, 同时...
阅读全文

夜渡

夜渡:当夜幕向四野合拢,现实远离 你疑心星子举着苍凉的渔火 同那遥远的歌人并坐在云岸 蓝色的海面倒悬,光做的鱼线幽明 探入小窗。木兰舟在小屋内飘浮 老去的故事从心结里涌出 生死的门...
阅读全文

春色 特别深

春色 特别深:鸦片、毒药、赌性,以及爱情 春色特别深,深入另一个生命 精神短暂获胜时,肉身局限在 生命这边。我的下一个吻带着 血那丝丝甜味。敞开的猩红色 正在把上一个自我,推向边缘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