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伤害留给自己

二战期间,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,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。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、彼此不分,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。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,互相鼓...
阅读全文

离奇的绑架

小李子和三个工友守了一天也没守到事做。平常偶有人找他们做工,工钱都压得很低:刮瓷,一平米才五毛钱;墙上开槽埋线,一人一天才挣十块钱。这天小李子他们实在无聊就围在马路边开了牌局。打着...
阅读全文

义猴小黑

七八年前,我放弃了留在城里的机会,主动要求到位于桂南六诏山深处的一所偏远小学教书。物质条件虽然艰苦,但我的精神是愉快的。我喜欢这里质朴可爱的孩子、纯净的山山水水以及生机勃勃的动物和...
阅读全文

不是心情好时才唱歌

老弟叫歌唱,歌唱得很不错。歌唱就是他网上K歌的名。 认识歌唱时,他在网上很红,跟一个小妹搞的迷死你歌友会,走遍全国各地去找人PK,在网上的平台。那时的我处于人生最苦闷的时期,便跟着...
阅读全文

比金钱更恒久的财富

有一个美国富翁,一生商海沉浮,苦苦打拼,积累了上千万的财富。有一天,重病缠身的他把十个儿子叫到床前,向他们公布了他的遗产分配方案。他说:我一生财产有1000万,你们每人可得100万...
阅读全文

亦冰亦火的西式人情

被好友出卖 2008年年初,我从温州来到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。这里是五大湖区城市群的造船中心,而我做的是船用仪表生意。初来乍到,我想只要交些朋友,会少走许多弯路。很快,通过聚会,我认...
阅读全文

夏日里最后的玫瑰

那时,他刚进厂跟我当学徒,对车间的什么东西都感到新鲜,常尾随我身后,师傅长师傅短地问个不停,一脸真诚,童稚未消。我一直称之为小弟。 小弟因母亲病故顶替进厂,之前曾在体校学体操。他两...
阅读全文

一碗辣椒的距离

他是一位心理咨询师,开着一家有名的心理咨询室,来咨询的,常常是情感遇到问题的年轻人。他接手的案例从来没有一次失手。口耳相传,他的名气越来越响,在杂志和电视台都有专栏,人们都把他当成...
阅读全文

下去才知道

姜涛最近不顺当。先是职称没评上,后来单位派人下基层挂职,本来想派他的,也被人给顶了。姜涛就请了病假,天天在外面转悠,找朋友喝酒。 这天下午,姜涛在城边的一家饭馆喝完了酒,一个人步行...
阅读全文

狙击手

狙击手要射杀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。换句话说,狙击手要杀掉的,是敌方的狙击手。 他有着和狙击手一样的冷静和直觉。他隐藏在我方军事基地附近,神出鬼没。他将我们的士兵和军官一个个猎杀,他速...
阅读全文